当前位置:福州上门按摩 > 按摩资讯 > 返回

吃着槐花饭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童年

  打开门,一股清香,扑脾而来,静心一闻,原是槐花的香味。“回来了,快来尝尝今年的新槐花吧,姐夫从老家带回来的”。看见妻子已坐在茶几上,一边吃槐花饭一边看微信,我也盛了小半碗,开始品尝这带着丝丝香甜的槐花香了。
  吃着槐花饭,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童年。
  在那个缺吃少穿的七十年代,我们除了吃些以粗杂食为主的饭菜,勉强填饱肚子外,就再没有其它的付食了,每年的槐花饭便成了一种说奢望。在那个读书并不被重视的年代,一到槐花初开季,采摘槐花便成了我们几个小伙伴的乐趣了。我们拿着工具采摘槐花的过程,也成了那个年代各个村落小伙伴交流的平台了。通过各生产队之间的往来,彼此间建立起了永久的友谊,以致在后来的工作中,从家乡走出去的一帮人,在外相互帮衫,相互进步。采摘完槐花便是母亲最忙的时候了,母亲因为要天天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,回到家里的时间很有限,小时候母亲干什么活都很快,属于那种特别麻利的女性。在我还跟母亲说今天都去哪里采,跟谁采的过程中,母亲已经摘花冲洗完,上锅蒸上了。蒸好后,母亲先给爷爷和我们姐妹几个盛好,才给自己盛上。由于父亲在县城工作,除了周未回来忙碌一天外,就顾不上家了,母亲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母亲总是这样一边忙队里的活路,一边还要负责一大家人的饮食起居,整天忙碌至夜深人静时。记得冬天母亲还经常熬夜纺线,雨天织布,总之就没有看见母亲闲过。
  父亲一辈子为了养活一大家人,在六七年代因为是地主成份,带着可教育子女的帽子,拼命的工作,虽然在八十代也曾出任县教育局的领导,由于长期的忍辱负重,在退休后不久就病魔缠身,几年前离我们而去,如今留下母亲孤身的生活,我们虽然也常照顾母亲,但母亲还是常常念及父亲。就在前几天母亲让我买点槐花,我却忘记了,“你爹散步时经常就带回来了”,听着母亲的话,我感到很内疚,想起父亲,泪水模糊了我的眼。
  爷爷曾是三十年代的高中生,民国时期的县教育局督学,解放后,因为身体和成份原因,就没有在新政府谋职,一直养病在家。在我的记忆里,爷爷经常在家忙这忙那,总是告诉我们什么该怎么干,怎么巧干才省力又省时。记得小时候因为去学校太早,家里来不及做饭,好多孩子都啃着冷膜去上学,为了让我们吃上热东西,爷爷专门制做了一个铁盒子,将红薯放在里面,然后放在土坑里,早上起床刚好就烤好了,爷爷在家里也常常与伯父一起研究医书,我们稍微有点病痛,他告诉我们压哪个穴位,很快就好了,严重了就开三四样中草药几毛钱,一吃就好。印象最深的是爷爷曾经在县上做苗圃经理的缘故,家里也像个植物园,除了有核桃、苹果、桃树等以外,还有别人家很少有的桑树、柏树和竹子,随季节的变化还种些不同的花卉等。虽然由于成份在外面受到别人的歧视,但回到家里,简直就是个小花园。爷爷也很爱吃槐花饭,每次看见槐花饭,爷爷站在后院槐花树下,挟槐花的身影便浮现在眼前。
  人的一生常常会伴随着年代的印记,在解放初期那个以阶级斗争为钢、唯成份论的年代,有多少象爷爷和父亲那样的人,被时代所压抑,过着忍辱负重的日子,常常在不安和彷徨中颠沛,因此他们的身心受到过多的负重和透支,往往在晚年表现出来,给他们带来了诸多的病痛,也带给了母亲无限的孤独。回想起这些,觉得应该更珍惜今日的好时光,照顾好母亲,能尽可能好的让母亲安度晚年,以弥补我们对父亲的亏欠。
  吃着槐花饭,想像着岳父母那么大年纪了为了儿女,也象当年的爷爷那样站在树下挟着槐花,再从树枝上摘下来装在袋子里,等着姐夫走时带给我们,想想这个过程,八十多岁的岳父母,要费多少周折呀,吃着这槐花饭,我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滋味,一股暖流涌心头,这个个小小的槐花里包含了多少父辈对子女的深情呀。
  吃完了槐花饭,心中有些惆,觉得自己应该为岳父母做些什么。“不知爸妈最近的身体咋样?”“姐夫说好着里,妈还说不让咱们操心呢”,“是吗?”。“这周六没事,咱还是回家看看吧!”,妻也若有所思,“只要你愿意,当然好了”。
  我爱寒雪傲放的腊梅,我也爱雍容华贵的牡丹,但我更爱这朴实无华的槐花,因为在槐花的背后有爷爷的身影,有父母的艰辛,有岳父母对儿女深深的爱,吃着槐花饭,流淌的是浓浓的情,深深的爱。

上一篇:福州梦曼按摩会馆思念一种美好而又酸涩的滋味

下一篇:看似无影无踪其实就像埋在心里的暗恋